您的位置首页  男人格调  男士美容

第247期:访日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4-10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第247期:访日  总第247期【1978年10月22日访问日本,与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换 文仪式】  30年前的1978年10月到次年1月,3个月时间里,中国发生了历史性大转折,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确定 线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美正式建交……  在这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中,的日本之行堪称的关键之旅…

原标题:第247期:访日

  总第247期【1978年10月22日访问日本,与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换 文仪式】

  30年前的1978年10月到次年1月,3个月时间里,中国发生了历史性大转折,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确定 线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美正式建交……

  在这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中,的日本之行堪称的关键之旅。1978年10月22日至29日,时任 国务院副总理的赴日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约换文仪式,并对日本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

  这一次访问,除了性的活动,走访最多的是钢铁厂、汽车厂、电器厂等日本大型企业,还体验尝试了各种 新技术,坐气垫船,乘新干线列车。

  1978年,10月22日,“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新中国成立29年后,国家领导人首次访问一 衣带水的近邻日本。

  下午4时,乘专机抵达东京羽田机场。“欢迎欢迎,你给我们带来了秋高气爽的好天气,”日本外相园田直登 上专机迎接。

  翌日上午,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在下榻的国宾馆前举行欢迎仪式,随后,来到首相官邸,与福田首相出席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的交换仪式。此前的8月16日该条约在全国常委会上通过,10月16日和18日在日本 众院和参院上通过。

  “在日本,有些号称慎重派的人直到最后才同意这个条约。虽说有人反对,但多数人欢迎这个条约。我看这个条约是 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条约,”交换仪式前的交谈中,福田首相说。

  对此,表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定,对中国,对日本,甚至对世界,都是件大事。我相信两国家、 两国人民都没有低估这个意义。”

  上午10时38分,中国长黄华和日本外相园田直分别代表本国在条约批准书上用毛笔签名,并互了条约批准 书,条约正式生效。

  致词说,“中日两国人民要友好,要团结,中日两国要和睦,要合作,这是十亿中日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历 史发展的潮流。

  让我们为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为迎接中日关系更加灿烂的前景,为亚洲和世界和平而共同努力。“

  当时在场的一位日方陪同人员回忆说,主宾讲话后,举杯共庆条约正式生效。随即,放下酒杯,走到福田面前 同他拥抱,对于这一举动,福田首相缺乏思想准备,“因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慌乱,姿势显得僵硬。”

  当天,在与日本天皇裕仁会见。这是新第一次会见日本天皇。由于事前有一些关于追究战争责 任问题的推测,所以引起了高度关注。

  会见地点在日本正殿竹厅。主宾入座之后,裕仁天皇说:“在百忙中,特意抽空不辞辛劳远道来日本,尤其 是日中条约签订了,还交换了批准书,我感到特别高兴”,“在两国悠久的历史中,虽然也有不幸的事情,但希望今后加深友 好关系”。

  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今后我们要以向前看的态度建立两国和平的关系。”

  据日本宫内厅的官员回忆,讲话内容是提纲原稿上没有的,天皇脱离原稿讲话还是第一次。

  这位宫内厅人士认为,“通过日中条约批准书,两国长时间的不幸关系结束了,陛下可能想向中国人民说一句话。” 日本共同通讯社当时报道称,“陛下在首次会见时,使用‘不幸的事情’这一措词,是从天皇的战争责任这个角度 ,间接地向中国人民表明谢罪之意。”

  会见后,天皇在设午宴欢迎一行。席间,当表示,中日两国要“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友好”。一位 皇室侍从后来回忆,“我是第一次看到天皇陛下心情这样愉快”。

  两天后在东京会见记者时,谈到会见裕仁天皇的印象时说:“同天皇会面的时间不短,连吃饭花了两个多小时 。双方谈到过去,但是,我们注意到天皇陛下更放眼于未来。对此,我们表示深感满意。”

  过去的30年,是的30年,也是“”的30年。因为,中国在历次重要关头,都是以为 先导的。正如到目前为止出口型经济占主导地位一样,中国的也是靠主导带动的。而对外的“第一轮动力”,恰 恰来自东邻日本。

  1978年8月,在第三次复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并主持中央工作的主导下,酝酿6年之久的《中日和平友 好条约》终于在签署。两个月后,他前往东京,出席和约批准书交换仪式。

  这是中华人民国成立以来,对日本的首次正式访问。在日本,邓公做了“欢迎工业发达的国家,特别 是日本产业界的朋友们对中国的现代化进行合作,这也将加深两国关系”的,像起爆剂一样,日政、财两届为之震动 。

  在邓公访日行程中,有一个后来被反复提及的耐人寻味的细节。10月26日,一行人从东京出发,乘“光”号新干 线列车前往日本历史文化名城京都访问。日本友人请他谈谈乘坐新干线的感受。他触景生情,一语双关地答道:“很快,快得 像风,就像推着我们跑一样,我们现在很需要跑!”

  后来发生的一系列实事表明,此次对日本的国事访问,不仅催生了“中国版”现代化构想出台的契机,而且也是促成 其具体化、可操作化的直接动因之一:从日本回国仅一个半月,即于12月18日主持召开了被称为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 伟大转折”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正式提出了“,”的线。

  正是在日本受到的触动,先是促成了邓公自身从“派”向中国现代化“总设计师”的转型,进而启动了中国 20世纪最后一次,也是最重要一次转型的漫长竞跑。从那之后,直到80年代末,日本成为国中“现代化”的代名词。 随着进程的深入,中日关系也迎来了战后第一个蜜月期。

  日本不仅影响了初期中国对现代化的想象,而且确实以行动支持邻国的:邓公访日的翌年(1979年), 即巨额对华“开发援助”,历经近30年,直到今年才停止,对我国事业可谓功莫大焉。

  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在中国一度与交恶,相当程度上靠吸引外资好容易构筑的经济体系 面临巨大困难的时候,也是日本率先解除对华经济制裁,再次为我国经济注射了强心剂。同时,经济起飞的中国,又反过来又 成为日本的机遇。两国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高度互补现状,在强化“战略互惠”的同时,为两国关系在21世纪的进一 步发展夯实了基础。

  物质匮乏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我的小学和初中的阶段,在调皮的小男生心里,是不屑于化妆的,素面朝天、大大 咧咧是让自己自豪的。可是,妈妈却没那么好商量,总是拽住上学出门的我,给我脸上涂一层百雀羚牌雪花膏,然后一点点抹 匀。坦白说,百雀羚牌雪花膏的香味还是很迷人的,渐渐地我不再。甚至,在百雀羚牌雪花膏用完时,还会欢天喜地地去 商店买新的。

  90年代,身边的朋友不仅喜欢风格怪异的服饰,经常去发廊吹头发,还开始专注各类化妆品。那个时候的男性化妆 品还是少得可怜,很多时候,我还是和妈妈共用化妆品,美白的化妆品用在阳刚青年的脸上,多少有些乱点鸳鸯谱的味道。这 时,我发现了大宝,并真的像广告语里说的那样大宝,天天见了。

  到了21世纪,男性化妆品越来越多了,还有许多国内、国际的大明星给男性化妆品代言。男性美容不必再躲躲藏藏 ,甚至可以和朋友或同事,随意聊聊美容的。当女性美容店开始普及,而门前的“男士毋进”让男人们心理不平衡了。于 是,很快男士美容店也开始普及。

  三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更让越来越注重个人与的人们期待未来日子,到底会如何去“美化”自己,以怎样 的姿态“露面”?

  1978年10月22日至29日,国务院副总理访问日本,这是新对日本的首次正式友好访问。 23日,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在国宾馆举行盛大仪式,欢迎访问日本。随后,与福田首相出席了在日本首相官邸举 行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换文仪式。

  198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在逝世,享年89岁。是广东省梅县人。195 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

  中国的相声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一走俏:侯宝林、马三立、郭全宝、马季等老一辈优秀相声演员纷纷复出,姜 昆、冯巩、侯耀文等一大批青年相声演员集体亮相,无论是传统相声还是贴近现实生活的新派相声都有着广泛的爱好者。老式 的唱片机、以及新兴的电视机等媒介,让20世纪80年代真正成为了相声普及全国的“启蒙时代”,不少中国人成 长过程中接受的第一种喜剧形式便是“相声”。90年代后期,相声的风头逐渐被小品夺走。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